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居士的博客

以诗文引路,掏诚心结友,壮大我自己,帮助需要者。

 
 
 

日志

 
 

我的先辈们(散文)  

2011-01-24 23:10:0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老话多,树老根长。我也70岁了,怀旧心情很重,爱回忆过去的事情。除了回忆自身,也想回忆老家祖辈们的一些往事。怎奈我11岁时就离开河南老家,迁居新疆阿克苏50多年,晚年又迁居上海市,直到现在都没有再回过故乡,对故乡的人物事情都记忆模糊了,没有多少可以述说的。但是,故乡的人物和往事总魂牵梦绕,挥之不去。好在老母亲生前曾多次对我讲过老家的一些往事,我还多少记得一些。现在老来无事可做,就拉拉杂杂地做些琐忆吧。

我的故乡老家在河南省内乡县庞营村,离县城15里路。当地的地理特征是东坡西河,我们庞营村就处在东坡西河之间,此地财富贫瘠,但农村风景也是美丽的。我家祖祖辈辈都是贫苦的农民,务农为生,艰苦过活。我的曾祖父名叫庞金等,享年70多岁;曾祖母周氏。生了三个儿子,老大庞应照,老二庞应林,我的爷爷庞东林是老三。我没有见过曾祖父和曾祖母,他们在我出生前就过世了。我也没见过大爷庞应照。据老母亲讲,大爷曾经娶过一个桑大奶奶,桑大奶奶的前夫当兵去了,传说打仗死了,就改嫁给了我大爷,过了几年。后来桑大奶奶的前夫奇迹般的回乡了,要回了他原来的妻子桑大奶奶。这样我大爷独自过了几年就死去了,没有留下后代子孙。我二爷庞应林因为家境贫穷,娶不上妻子,单身一辈子。我记得二爷与我们一家人共同生活,曾祖父不允许子孙们分家,贵贱都要生活在一起。二爷独自住一间小屋,和我们一大家子一起劳动,一起吃饭,不分彼此,倒也其乐融融。有一年秋冬交替的季节,我家到坡地上去刨红薯,那天很冷,刮着寒风。我那时有七八岁了,跟着妈妈和家人一起去地里劳动。我跟在大人后面捡红薯,双手冻得红红的。我妈妈怕我受罪,就叫我躲到大车跟前避避风,暖和一会儿。没想到让二爷看见了,他催我出来继续捡红薯;我没及时出来,他就用一个土块向我丢过来。我妈妈看见了,很不高兴,怪二爷多事。二爷似乎也觉得此举不妥,就不再吭气了。不过,我以后长大了,回忆起此事,觉得二爷的做法没有什么不妥,我不应当那样娇气,从小就要经受锻炼,不怕艰苦。其实,我与二爷还是很亲近的。冬天很冷,二爷一个人独处,没人照顾。他征得我妈妈同意后,叫我晚上给他暖脚,就是睡在他的脚后面,互借体温。他老了,晚上小便多,就使用一个陶尿壶,早上就央我替他倒尿壶。我愉快地答应了。后来,二爷眼瞎了,大概是患了白内障吧,总之是看不见什么东西了,从此很痛苦,进出不方便。这样我就成了他的“拐棍”,经常带他倒外面走一走,晒晒太阳。这样以来,二爷就对我很亲热,夸我是个好孩子。作为对我的奖励,就是有时吃馍馍,他留下半个馍馍让我吃。我家很穷,吃不饱饭,更买不起糖果,二爷只好用这种方式来“奖励”我,已经够舍己为人的了。后来,二爷头发胡子都白了,他也走到了人生的尽头,离我们而去了。

我爷爷庞东林大概生于1884年前后(清朝光绪10年间),到1967年过世,享年83岁。作为一个贫苦的农民,也算是长寿的了。据说我家遗传基因素质好,长寿的人多。他老人家是个本分勤劳的农民,是一家之长,带领一家人勤恳劳作,艰苦生活,深受一家人的尊敬和爱戴。爷爷耕田种地是一把老手高手,喂牛,铡草,出粪都是他的事。他每天没有闲着的时候,一年四季总是忙忙碌碌的。爷爷年轻时还给地主打过长工,还外出当过厨子,饱受艰苦,意志坚强。爷爷奶奶生养了四男二女6个孩子,含辛茹苦,艰难度日,才把他们抚养成人。我父亲是老大,二叔庞富贵,三叔庞春贵,四叔庞贵祥;大姑庞富荣,二姑庞富四。如今,四叔尚健在,别的几个叔姑都先后过世了。

爷爷待我很好,因为我是长子长孙,我出生时家里只有我一个小孩子,看得宝贝似的。再说我父亲当兵在外,长年不回家,不能见面;能有小孙子在身边,对他老人家也是莫大的安慰。家里有点好吃的,爷爷奶奶舍不得吃,就留给我吃。快过年了,爷爷用竹篾扎只小灯笼,让我打着和邻居小朋友一起玩。过中秋节了,爷爷到集上买回几个月饼,供全家十几口人分着吃,他总是分给我一块大的。我长到八九岁时,可以跟妈妈上城里赶集了,爷爷有时给我一千元旧币(相当于现在的两角钱),让我自己买一点烧饼,花生和醪糟吃。这是我最快乐的事情了,也是最大的享受了。我小时候是个顽皮的孩子,做错了事,爷爷从来不打骂我,顶多瞪眼睛“恨”我几下就过去了。我奶奶名叫刘花莲,是个勤劳慈善的农家妇女。纺线织布,下地务农样样都会的。她老人家对我对我妈妈都很好的。我妈妈娘家贫穷养不起她,她从小来到我们庞家当童养媳。我奶奶把妈妈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从不打骂。奶奶心肠慈善,虽然自家穷的吃不饱,见到上门乞讨者,也会分给他们一碗饭吃。我记得家里来过两个残疾的小姐妹,他们是奶奶一个亲戚的孩子。他们的母亲去世了,父亲没法抚养,就把他们托付给我奶奶照顾。两个小姐妹都是瘫子(可能就是现在说的“小儿麻痹症”吧)行动很艰难,大小便也不能自理,奶奶还要给他们擦屎擦尿。后来他们的父亲把他们接回家了,还是不见好,听说以后死去了。为此,我奶奶还难受了好长时间。

1952年春天,我父亲从新疆部队上寄来信件,要我和妈妈到新疆去和他共同生活。这样,爷爷奶奶与全家亲人把我和妈妈送到村头,洒泪而别。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亲爱的爷爷奶奶;后来,老家来信说两位老人家都先后过世了,我心里很难受,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据说我奶奶活了50多岁,经常心口疼(现代医学说的“胃病”),农村穷人家长年吃红薯野菜,往往伤了肠胃,不治而亡。我奶奶就死于此病,无药可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过分想念远在外地的儿孙,经常伤心流泪,忧郁终日所致。现在心想起来,我实在愧对自己的爷爷奶奶,我没为他们尽到一点儿孝心。

这里还要说起我的外婆一家。外婆名叫杨绍,外公名叫张方,也都是农村穷苦的农民,家住内乡县东沟大黄楝树村,离我们庞营村不远。外婆外公有过一个儿子张保安,19岁时患伤寒病过早地去世了。后来外公养不起四个女儿,就把我妈妈从小送到了我们庞家当童养媳。再后来外公患病去世了,外婆无法生存,就改嫁李姓人家,艰难过生活。我和妈妈要到新疆
前去看望她老人家并告别,外婆哭得像泪人一样。外婆早听说我和妈妈要去她家,事先蒸了几个菜包子(家穷,蒸不起肉包子),放进竹篮里悬挂在房梁上等我去吃;等的时间长了,包子都风干得裂开了口子,可见她的诚心有多么深沉。回忆到这里,我禁不住热泪盈眶。人都是有感情的,谁能不为亲人们的深厚恩情而伤感哪!饮水不忘挖井人,大树底下好乘凉,我尽可能留下他们的书面姓名文字,以备后来人考查和缅怀。

我的父亲名叫庞涤,在国民党军队上当过军医,后来参加了新疆和平起义;终生是个医生,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一辈子,享年90岁。我的母亲名叫张玉华,是个农村妇女,一辈子抚养6个子女,含辛茹苦,操劳终生,享年82岁。关于父母的事迹,我有专文讲述,在这里就不再说了。老一辈亲人都相继去世了,我兄妹6人,只有我一人在河南老家生活过一段时间,多少知道一点先辈们的往事;所以我尽自己所知,写了以上回忆文字。我是吃苦长大的,总不会不能忘本,有着深厚的农村穷人情结,保持到永远。这也是我毕生最大的一份财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及后代人将记取先辈们的恩德,时时怀念,直到永远!

2011.1.21------25写作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