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居士的博客

以诗文引路,掏诚心结友,壮大我自己,帮助需要者。

 
 
 

日志

 
 

甘花传奇(六场现代戏曲之一)  

2010-08-20 13:20:49|  分类: 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剧情简介

村妇牵连无头案,反救孤儿行慈善。

传奇演唱人性赞,日破阴云恩德显。

场次

第一场      秋收          第二场        被诬

第三场      救孤          第四场        惊遇

第五场      家访          第六场        洗冤

人物表

甘  花------赵楼村村妇                李德宝------甘花丈夫

赵作海------赵楼村村民                赵振裳------赵楼村村民

赵小齐------赵作海之妻                李忠愿------赵楼村书记

赵西良------赵作海大儿                赵东森------赵作海二儿

李大娃------甘花大儿                  李二娃------甘花二儿

李小妮------甘花小女                  高学春------高宗志之父

马凤仙------高宗志之母                赵大姐------赵作海大姐

乡邻甲------甘花乡邻                  乡邻乙------甘花乡邻

王卫民------商丘市政法委书记          宋和萍------商丘市法院院长

罗占珠------县公安局大队长            郭德领------县公安局小队长

公安人员若干

 

 

第一场    秋 收

【幕启·1997年10月间·河南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民甘花家。舞台右侧一栋民宅,一间卧室,一间厅堂;屋左院落,放置农家杂物。】

(秋风阵阵,鸡犬之声相闻。农妇甘花在屋内整理衣物,打点行李。甘花的三个孩子李大娃,李二娃,李小妮与赵作海的二个儿子赵西良,赵东森在院中玩耍)

赵东森    (走到赵西良跟前,白)哥,俺捉到一只蝈蝈儿,你看中不中?

赵西良    (欣赏地,白)中,中,中,还是个小王哩!

赵东森    (白)俺可要玩上好几天哩。

赵西良    (白)哪有工夫玩,爹要割玉米,俺兄弟还得帮忙哩。

李大娃    (白)东森哥,你捉了蝈蝈儿,让俺玩玩好么?

赵东森    (白)俺明天要帮俺爹割玉米,哪有工夫玩,就送给你小娃家玩去吧。

李二娃    (白)东森哥真够大方的,俺们有玩艺儿啰!

               (甘花从屋内走出,)

甘    花    (白)大娃,到大门口看看你爹回来没有。都出去大半晌了,也没见个人影儿。

李大娃    (白)中。妈呀,晚饭吃啥儿?

甘   花    (白)妈给娃儿们摊煎饼!

李大娃    (白)太棒啦!(向大门口走去)

               (李德宝与李忠愿同上,遇上李大娃)

李德宝    (白)大娃儿,你上哪儿去?

李大娃    (白)爹,妈叫俺找你哩,还没找,你自己就回来了,真巧!

李忠愿    (白)玩你们的去,俺们大人有事要商量。

甘   花    (白)德宝,你可回来了,事情有进展么?老书记,你也来了?

李忠愿    (白)甘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德宝进城打工的事已经办妥了!

李德宝    (白)甘花,城里工程催得紧,不能耽搁,今晚俺得赶紧进城报到去!

甘   花     (白)你打工去了,俺家秋收咋办?

李忠愿    (白)不要紧,乡邻们会帮你家忙的。

              (唱)

                 春旱日靠群众奋力战胜,

                 赵楼村今年又是一个好收成。

                 德宝弟且宽心进城做活,

                 你家的庄稼活乡邻会应承。

                 没奈何城里工程催得紧,

                 急需你匆匆走马前去报名!

李德宝   (白)老支书,那俺就放心了。甘花,行李打好了么?俺连夜就进城去。

甘   花   (白)早已收拾好了,你拿着吧。这几张煎饼,带着路上吃吧。

李大娃

李二娃   (白)

李小妮      爹,你啥时候回来呀?可别忘了给娃儿们稍点好吃的。

李德宝   (白)娃儿们,爹会常惦记着你们哩!

              (李德宝偕李忠愿下)

              (稍静场片刻,赵作海偕赵小齐上) 

赵小齐    (白)作海,俩娃儿不知上哪儿玩去了,天晚了还不回家,叫人怪着急的。

赵作海    (白)娃儿们可能到甘花家找大娃他们玩去了,俺们到她家找找看。

赵小齐    (白)甘花,家里有人么?

甘   花    (出屋开门,白)谁呀?原来是赵大哥,赵大嫂来了,请进请进!

赵作海    (白)俺家俩娃儿,到你家来玩了么?

甘   花     (白)来啦,来啦,正跟俺那几个娃儿玩着哩。

赵西良

赵东森    (白)爹妈,你俩也串门来了?

赵小齐    (白)俺是来找你俩儿的,还不回家吃晚饭?

甘   花    (白)大哥大嫂既然来了,就坐下说会话吧。

赵作海    (白)咋不好。德宝弟怎么不在家呢?

甘    花    (白)他刚进城打工去了,俺还为明天割玉米发愁哩!

赵作海    (白)到底是德宝老弟有本事,到城里挣钱去了。

甘    花    (白)看你说的,他有啥本事。

赵作海    (白)俺想挣钱还去不了呢。俺家玉米割的差不多了,明天俺来帮你家割玉米吧!

甘    花    (白)那多不好意思,你家也不能耽搁了秋收。割了玉米,还要刨红薯哩。

赵小齐    (白)没啥关系。乡里乡亲的谁家没个急事。明天就叫作海帮工来吧。

              (唤俩娃儿)西良,东森, 跟妈回家吧  !

赵作海    (白)你娘仨儿先回去,俺跟甘花还要说些割玉米的具体事儿。

赵小齐    (白)甘花,俺娘仨儿先回家了。

甘   花    (白)大嫂慢走,下次再来说话啊。

              (赵小齐与两个孩子下)

甘  花     (对三个孩子,白)娃儿们,俺跟你赵大伯还有话说,你们自己进屋吃晚饭吧,吃过就早点睡

                 觉,明天可要早起哩。

李大娃

李二娃    (白)

李小妮      妈,俺们知道了。

              (三个孩子进屋去)

赵作海   (白)甘花,你怎么有些不精神?

甘   花    (白)这两天,俺有点儿感冒,不要紧的,过两天就会好的。

赵作海   (白)你从甘肃兰州来俺们赵楼村快四五年了,一家人过得挺美满的。大伙儿都夸你是甘肃来的

                        一朵花!

甘  花    (白)乡亲们太夸奖了,俺可担待不起。俺也是个庄稼人嘛。只要手脚勤快,生活会越过越好

                       的。

赵作海   (白)乡亲们对你印象可好了,说你不但会操持家务,下地干活也是把好手;而且肯帮大家的

                        忙。乡亲们都很敬重你哩!

甘   花    (白)快别这么说。俺也没啥长处,就是这么一个粗手大脚的笨女人。

              (唱)甘花俺从甘肃迁到河南,

                        众乡邻善待俺亲人一般。

                        同劳动同生活连着肝胆,

                        这岁月定能够越过越甜。

赵作海    (白)甘花,你家的镰刀都磨好了么 ?

甘   花    (白)还没来得及磨呢。

赵作海    (白)拿出来,俺帮你磨磨。

              (甘花找出镰刀,赵作海蹲在院子磨起刀来)

              (唱)

                 月儿升起亮又圆,

                 照得满院如白天。

                 磨快镰刀好施展,

                 甩开膀子要大干!

              (赵振裳上)

赵振裳    (白)听说李德宝进城打工去了,他家秋收怎么办呢?俺不免前去打探打探。

               (走进甘花家院中,白)赵作海,你怎么也在这里?

赵作海    (白)兴你来得,就不兴俺来得。邻居们常来常往,有啥稀罕的。俺明天帮她家割玉米。趁傍晚

                  磨快镰刀,明天好使啊!

赵振裳    (白)哎,俺说作海,你怪会讨好甘花的么。

赵作海    (白)振裳老弟,你扯到哪里去了,邻居们就不兴互相帮个忙么!

赵振裳    (没趣地,白)算俺啥也没跟你说,就算开个玩笑行了吧。你在这里,俺不该再添麻烦了。对不

                  起,俺回家去了!(下)

甘   花    (从屋内走出,白)赵大哥,刚才你跟谁说话?

赵作海    (白)赵振裳刚来过,看见俺在这儿,他扭头就走了。

甘   花    (白)振裳这人有点愣头青,不大好说话。

赵作海    (边说话边磨镰刀,不小心把手割破,白)哎呀,俺怎么把手指划破了。

甘   花    (白)且慢点,看你受伤流血了。

              (掏出毛巾,替赵作海巴扎)

赵作海    (白)没啥没啥,一会儿就会止住的。

赵振裳    (又上,白)哎呦,赵作海你艳福不浅,跟甘花拉上手了。

赵作海    (白)别取笑,俺自己不小心把手割破了。

赵振裳    (白)作海作海,不是俺有心臊你,你磨刀的工夫不如俺呀 !

赵作海    (生气地,白)那又咋样儿,你还不是那个愣头青么!

赵振裳    (挑衅地,白)俺愣头青与你何干,打你这个多嘴的老鸹!

               (说着,拿镰刀打赵作海的头)

甘   花    (制止地,白)你别撒野,作海头上流血啦!

赵作海   (夺过镰刀,也向赵振裳头上打去,白)俺看你还逞能不逞能!

赵振裳   (白)这下可吃亏了。打不过他,俺就三十六计走为上也!(溜走)

甘   花    (白)作海,你还手太过分了,这下可要惹大祸啦!

赵作海    (吃惊悔恨地,白)哎呀,都怪俺一时性急,竟闯下大祸啦!

              (幕闭)

              (第二场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