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居士的博客

以诗文引路,掏诚心结友,壮大我自己,帮助需要者。

 
 
 

日志

 
 

甘花传奇(六场现代戏曲之四)  

2010-11-13 22:48:48|  分类: 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场    惊 遇

【幕启·2010年4月30日·赵楼村头。人来人往热热闹闹,傍晚时候】

              (乡邻若干上)

乡邻甲    (白)城里豫剧团好不容易下乡演出一场,叫人高兴啊!

乡邻乙    (白)这场演出《窦娥冤》,实在大快人心!

乡邻甲    (白)老弟,嘴上没毛,说话不牢,当心黑猫警长找你麻烦。

乡邻乙    (白)不妨事的,俺一个小百姓怕啥。

乡邻甲    (白)再说了,俺这儿是罗局长把持的地段,他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俺们可捏在他手心里。天色不早,快回家吧!

              (二人下,甘花上,与赵小齐相遇)

甘   花    (白)那不是赵大嫂么,你大老远看戏来了。

赵小齐    (白)娃儿们都长大了,不牵掣人了,俺这才有空出来散散心。你也好吧?

甘   花    (白)你日子过得好么?

赵小齐    (白)有啥好的,还不是混口饭吃罢了。不知道赵作海现在咋样?

甘   花    (白)俺也不清楚,听说他在牢中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赵小齐    (白)看了《窦娥冤》,俺觉得赵作海就像窦娥一样冤枉!

甘   花    (白)谁说不是呢。有啥办法,只怪俺们草民苦海无边,回头无岸啊!

              (赵振裳瘸腿走路,神秘上场)

赵振裳    (白)总算活着回乡了,这里跟十多年前大不一样了。   

              (唱)

                 自从那年打过架,

                 受伤仓慌离开家。

                 理亏见到熟人怕,

                 流浪外乡过生涯。

                 不幸害了瘫痪病,

                 勉强回家饮药茶。

              (白)俺,赵振裳的便是。今晚村上唱大戏,趁着天黑,俺也出来散散闷气。

              (猛然与甘花,赵小齐相遇)

甘   花    (白)大嫂,你看那个人像谁?

赵小齐    (白)人不人鬼不鬼的,俺也看不清。

甘   花    (白)怎么看着有点像赵振裳?

赵小齐    (白)别说梦话了,他死了十多年了,连骨头都快沤烂了。

甘   花    (白)俺心里一直犯嘀咕,一定要问个明白。请问大哥,你是何人,好像在哪儿见过。

赵振裳    (白)若要问俺是谁,就得先说你是谁。

甘   花    (白)俺,俺是甘花呀!

赵振裳    (白)哎呀,  怎么,你是甘花。俺,俺,俺就是赵振裳啊!

赵小齐    (惊奇地,白)见鬼,大白天见鬼,真是出奇!

赵振裳    (白)俺不是鬼,俺真是赵振裳!

甘   花    (白)你死了十几年,怎么会活过来的?

赵振裳    (白)自从那年俺跟赵作海打架受伤后,怕再多事,就躲到外乡做生意去了。一晃就是十多年,直到现在偏瘫了,才回到家里休养。

赵小齐    (生气地,白)你倒安生,却害的赵作海坐了11年大牢!

甘   花    (白)这就好了!你没死,赵作海就有出狱之日了!

赵振裳    (白)俺真该死,害的赵大哥为俺受罪啦!

甘   花    (唱)  白云苍狗变化奇,

赵小齐    (接唱)人生如梦不可期。

赵振裳    (接唱)回乡方才知底细,

甘   花    (接唱)寒冬度尽现生机。

              (高学春,马凤仙上)

高学春

马凤仙    (白)乡亲们,行行好,给点儿吃的吧!

甘   花    (白)你们不是找儿子的苦命人么?

高学春  

马凤仙    (白)咋不是,俺们找遍天下,也找不到俺那苦命的儿子!

甘   花    (白)老人家,你们有盼头了。这个赵振裳活过来了,这就表明机井里的死尸另有其人,真相快大白了。

高学春

马凤仙    (白)天爷啊,那个死尸肯定是俺儿高宗志的!

甘   花    (白)你们得赶紧向公安局报案去!

              (罗占珠与郭德领上)

郭德领    (白)赵楼村怎么搞得乱哄哄的,还演什么《竇娥冤》!

罗占珠    (白)郭大队长,现在是和谐社会,太平世界,这里上演《竇娥冤》,岂不是煽动群众闹事么!

甘   花    (白)罗大局长,你看这个人是谁?

罗占珠    (白)不知道,你说他是谁?

赵振裳    (白)俺就是赵振裳啊!

郭德领    (白)你胡说八道,真他妈的见鬼!

赵振裳    (白)俺真是赵振裳!

罗占珠    (白)这,这,这,如何是好;俺,俺,俺,官帽难保!

              (与郭德领急下,李忠愿上)

李忠愿    (白)甘花,你们在跟谁说话?

甘   花    (白)老支书,你看他是那个?

赵振裳    (白)老支书,俺是赵振裳啊!

李忠愿    (白)俺年纪老了,经不住吓,你别害俺!

甘   花    (白)他真是赵振裳啊!

李忠愿    (白)这就好了,赵作海有出狱之日了!

甘   花    (唱)  不测风云天边起,

赵振裳   (接唱)事有反复难算计。

赵小齐   (接唱)作海冤案有转机,

李忠愿   (接唱)水落石出把冤洗。

                     (幕闭)

                     (第五场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