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居士的博客

以诗文引路,掏诚心结友,壮大我自己,帮助需要者。

 
 
 

日志

 
 

一面锦旗  

2009-09-13 11:47:45|  分类: 生活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面紫红色金丝绒锦旗,挂在我家客厅上。我这一辈子只得过这么一面锦旗,而且是从民间得到的。我视她为珍宝,因为她来之不易啊!

大约是在1980年某个春暖花开的星期天,我正在家中批改学生作文,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赶快开门一看,进来三个年近四十的妇女。她们开口就称呼我:“龙老师,您好吧!”对于他们,我似曾相识,但又不确切,很有点儿陌生感。他们自报家门说道:“我们是您过去的学生赵贤荣、刘洁和谢小芳啊,可惜您已经不认识我们啦!”哦,哦,经她们这么一提醒,我想起来了,她们是我20多年前在小学工作时教过的几个学生。

刚进屋,他们三人有点儿拘束,有话不知从何说起。赵贤荣是个爽快的人,她首先说:“我们今天是来看望老师您的。虽然很久没见到您了,但是我们很想念您。我的孩子杜绢现在您班上上学,您是教了我家两代人的老教师。”这一年我刚送走一个初三班的学生,又从头接受了一个初一班,班上确实有个叫杜绢的女生。刘洁接着说:“龙老师,我们今天是向您赔礼道歉来的,我们在文化大革命初期曾作过对不起您的事儿,一定要请您原谅我们的年幼无知。”这话又从何说起呢,我实在想不起来、弄不明白。赵贤荣接着说事情是这样的。

“大约是在1966年6月间,我们三人当时在阿克苏县第二中学上初二,文化大革命的燎原烈火已经开始烧到我们校园来了。忽然有一天,我们上小学时的单校长来找我们,要调查您的情况,说您是被揪出来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反动知识分子,让我们和您划清阶级路线,无情地揭发您的错误言行。还说你是教过我们三年的语文教师,肯定向我们传播过许多反动的思想毒素。我们当时还很年幼,不懂政治,也没参加过政治运动,也就是说还不会整人,就说我们不知道龙老师有什么错误言行。单校长启发我们说:‘你们要热爱毛主席,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要狠抓阶级斗争,做毛主席的红卫兵,要在火线上立功,争取入团入党,做个无产阶级红色接班人,弄个组长、班长当当。’我们实在揭发不出什么来,单校长很不甘心白跑一趟,就再次启发我们:‘譬如说龙老师摸过你们女生没有?’我想了一想说:‘他摸过我一次’。单校长听到这里神情为这一振,赶快说:‘摸过你什么地方,是上头还是下头?’我说:‘是上头呀!那天上课我头痛,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会儿。龙老师走过来摸摸我的头有些发烧,就让我快回家休息。我说走不动’。单校长赶紧问:‘他是不是抱过您?’我说:‘龙老师是抱过我的!’单校长流着口水,不怀好意地追问:‘他抱你到他的宿舍床上了是吧’我说:‘没那回儿事儿,他抱着我到医院去了!’单校长听到这里,就像一个气球泄了气一样发蔫了,就指责我们觉悟不高,没有揭发出政治问题和重大问题,就不放我们走出办公室。没奈何,我们只得揭发您给我们学生讲过《武松打虎》、《大灰狼》、《海的女儿》、《农夫与蛇》等故事,单校长才略感快意地走了。整个谈话过程,我感到单校长很恶心,他简直就像黑社会里的一个十足的流氓恶棍,尽说下流话,真是不堪入耳!他身上哪有一点儿共产党员的味道,哪有一点儿人民教师的气息!”

说起单校长,他不仅是我现在的顶头上司阿克苏县第三小学的校长,还是我上初二时的班主任老师。不知道怎么搞的,他和我总是扮演冤家对头的角色。有一天,我在上学路上,碰见一位老大娘背着面粉袋走得很艰难,就主动帮他把面粉袋背回家,因此迟到了半堂课。单老师硬说我不遵守纪律,当着全班同学训斥我,我实在接受不了,就和他顶起牛来。他说我反对他就是反对共产党,因为他是个共产党员嘛。他公报私仇,借反右派运动整了我一顿。虽然我尚在少年,戴不上右派分子的帽子,也有“右派言论”需要“批判”。由于他整学生有功,很快升为校长,我一直处在他的政治迫害中。直到我初中毕业后到外地上师范学校,才算暂时摆脱了他的魔掌。不料想我师范毕业后分配到第三小学当教师,又成了单校长的一块政治垫脚石,他想再踏着我的脊梁升官发财。所以文化大革命刚开始,他就揪住我不放,污蔑我是什么“三家村”、“四家店”的忠实走卒,把我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到学生中四处搜索我的错误罪证,所以才演出了上述到二中学生中调查我的情况来这出丑剧。

赵贤荣他们几个学生在第三小学读书时,我是他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从四年级一直教到六年级小学毕业,又把他们全班同学送到了阿克苏县二中。功劳不大吧,也不至于犯什么错误;但为了想整垮我,单校长还要不辞劳苦到二中调查我的“错误言行”,真不愧是“党的好干部”。“十年浩劫”到现在已经过去五年了,但是人们并没有彻底摆脱其阴影的笼罩。不过人们总是越来越看清了“十年浩劫”的反动本质和对社会造成的严重危害。这才有了赵贤荣几个学生主动上门来向我赔礼道歉的作为来。为了方便今后的家校联系,解除他们心中的不安,赵贤荣从手提包中取出一面紫红色金丝绒锦旗赠送给我,锦旗上写首“献给我们敬爱的人类灵魂工程师——龙老师”等几行金色大字。我看到后热血沸腾、心潮澎湃,不禁流出了热泪。我这辈子只流过二次眼泪,一次是老母亲谢世时,第二次就是这次了。热泪把我对人世间的怨恨,在这一刻间全部冰消雪化了,花香鸟语出现在我的眼前。人们和历史终于把不公正变成了公正,并且写在锦旗上交到我的手中。我终于看到了良心的回归,看到了人性的复活,看到了希望的出现。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