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居士的博客

以诗文引路,掏诚心结友,壮大我自己,帮助需要者。

 
 
 

日志

 
 

敬天爷爷  

2008-05-08 12:17:1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爷爷名叫任敬天,是个勤劳本分的老农民,家住中州东山村,大约生于清光绪甲申年间,如果活到现在可能有120多岁了。

我家祖辈是贫农,穷得家无一亩地,仅有一间难蔽风雨的破草房。爷爷小时候外出讨过饭,被地主老财家的看门狗咬伤过,成年后又给地主家扛过长工,干的牛马活,吃的猪狗食。他拼死累活的干农活儿,人到中年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点儿节余,买下了一亩坡地,才勉强吃上了玉米面煮红薯。这块坡地严重缺水,种不成稻麦,只能种一些红薯。靠天吃饭,下雨还有点儿收成,天旱就只能饿肚子了。爷爷也没有什么太高的愿望,只要有红薯吃,就别的都不想了。不是他不求富贵,实在是当农民只能这样过日子了。

爷爷一生的特点就是敬天,绝对不做损害天地大自然的事儿。我家侧门外有一棵枣树,枣树旁边就是牛圈。日常牛干过活儿,就拴在枣树下休息。牛或立或卧,用尾巴驱赶着身上的蚊蝇,张开嘴巴嚼着反刍出来的草料。大门前还有一棵杏树,杏树上夏天结满了青杏,让别人看着眼馋,但没人去摘吃,嫌它太酸。其实这棵杏树有个外人不知道的特点,就是外生内熟,看着皮青但肉已经黄了。只有自家人才知道这个秘密。

枣树上每年秋天都结满了红枣,甚至有时还把枝条压弯了。枣树四周是耕牛拉屎的地方,枣子落在牛粪上看起来很脏,没有人捡拾,只有自家人捡起来洗干净后才能食用。这样以来,我家的一棵杏树和一棵枣树都不受损失,为老人和小孩带来生活的乐趣和营养。因为除了几个杏子和枣子,我们农家的子弟再没有别的解馋的东西了。爷爷十分爱护这两棵树,据说这两棵树是爷爷的爷爷栽种的,那时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一直长得很茂盛。之所以能这样完全是爷爷悉心保护的结果。别的事情我记不清楚但有件事儿我终生难忘。就是每年到腊八节时,我奶奶用红枣、杏干、赤豆、黄白萝卜丝煮成腊八粥,分给全家人吃。爷爷自己先不吃,端上一碗粥送给树,让树也享用一点粥,表示他敬天爱树的心愿。具体作法是用菜刀在树皮上切开几个口子,把粥中的麦仁、豆粒、红枣、杏干、红白萝卜丝夹在树皮口子上,象征请树吃饭,表示自己一片虔诚的心愿,祈求来年果树能多结些枣子、杏子。爷爷每年收获的枣子、杏子,除了结自家的儿孙吃点以外,还拿出一部分送给邻家的小孩子。所以邻家的小孩子也很爱护我家的枣树和杏树,从来不去攀摘和损伤。他们和我一样知道,果树是老天爷恩赐给人类的,损坏了树就结不出果实来,就什么美味也吃不到了。

我家人对别的农作物也很爱惜。红薯是我们每天吃的主食,奶奶拿红薯叶给一家人腌酸菜;爷爷拿育过红薯秧的已经变得中空的红薯给我们吃,舍不得丢弃。因此我们一家十多口人还能吃饱肚子,这都是敬天的结果。浪费一粥一饭就是极大的犯罪。喝过玉米糊糊,虽然碗里早已不剩多少渣滓,但还要多次用舌头舔得干干净净,跟洗过碗一样。一滴水、一粒米、一寸线、一片菜叶都不能浪费,都要把它们收拾起来,放到该用的地方。这些物质都是老天爷恩赐给人类的,只能享用不能浪费,谁浪费了以后就会遭到惩罚。

粮食果实是老天爷恩赐的,牲灵动物更是老天爷恩赐的财宝。奶奶喂猪,爷爷喂牛,都是尽心尽力的,怀着十分虔诚的心理来对待的。爷爷每次给牛喂草料都特别经心,一遍又一遍地筛草,筛了再捡一遍,绝不允许带刺儿喂给牛吃。爷爷总是把麦草铡得很短很细,让牛吃了好消化。爷爷右手上缺了半截食指,我曾经好奇地问过他老人家。他说年轻时给铡入草没经验,不小心被铡掉了半截食指。以后再做农活儿,他就十分当心,既做好事又不能伤害自己,因为身体发肤也是老天爷恩赐的,也需要爱惜和保护。爷爷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他从来不沾烟酒,身上没有一点儿怪味,只有泥土的芳香散发出来。

有一年冬天刮大风下大雪,十分寒冷,爷爷伤风感冒了,牛也伤风感冒了,病得都不轻。爷爷自己喝过汤药,也没忘给牛喝汤药。牛棚四处透风没法让牛过夜,爷爷就暂时把牛牵进屋里。自己穿着棉衣裤睡觉,却把破旧的棉被让出来披在牛身上。他深知牛就是自己的替身,爱护牛就等于爱护自己。如果没有牛,那亩地靠谁来耕种,那车柴靠谁来拉运?牛更是老天爷恩赐给他的宝贝,要像保护自己一样来保护耕牛。爷爷有空就拿起一把刷子,把沾在牛身上的杂草和干粪梳下来,所以我家牛身上从来都是光溜溜的,显得干净健壮。牛见了爷爷也特别亲热,用眼睛看看他,用舌头舔舔他,就像对自己的亲兄弟一样疼爱。

没想到后来灾难降临了。农村公社化后,我家的枣树,杏树连同全村的树木被砍伐光了,拿去当作燃料大炼钢铁了。村庄从此变得光秃秃的,绿色渐渐消化了。耕牛也被征到生产大队集体圈养了。公共食堂的粮油吃尽喝光了,村干部又把目光盯在了牛身上。耕牛被宰杀了,煮了几大锅牛肉清汤,让社员们喝了几顿。爷爷饿着肚子但就是喝不下牛肉汤,他不忍心啊,他宁可饿死也不能喝自己的牛肉汤。爷爷终于病得起不来床,快咽气的时刻还抱着早先捡回来的牛角不放。最后他忿恨地抱着牛角闭上了眼睛。我们一家人含着悲忿把爷爷和牛角一起入土为安了。

再后来,水污染了,土污染了,空气也污染了,人们也害上了怪病。风灾、水灾、旱灾、雪灾不断地袭击着农村大地,使得老百姓的日子更难过了。我怀念爷爷,怀念爷爷敬天的心愿,愿天蓝,地绿、水清、人舒畅,再别做那些战天斗地的蠢事了。

 

2008.4.23写于阿克苏市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