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居士的博客

以诗文引路,掏诚心结友,壮大我自己,帮助需要者。

 
 
 

日志

 
 

草堂风雨(独幕剧)  

2008-02-24 13:44:55|  分类: 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表:

杜  甫——老生              杨  氏——青衣                 宗  文——小生             宗  武——小生

朱山人——老生            黄四娘——老旦                赵洛娃——小丑           村  童——小丑

乡邻若干人

 

[幕启。成都西郊,浣花溪边;水流曲折,村舍错落;西岭起伏;草堂一间,堂内当中安置桌凳,堂侧放置睡床。门旁设一鸡窝,屋外楠树,柳树,棕树,桔树数株。

 

杨  氏  (上场)

万里桥西一草堂,

百花潭水即沧浪。

        我杨氏,杜甫之妻也。去年在战乱中随夫君举家逃亡来到成都,在众位朋友和乡邻帮衬之下,盖了几间茅屋,暂时过上了安稳生活。

(唱)

每日里在房中操持家务,

且做饭且喂鸡又把衣补;

一家人暂过上安稳生路,

日过午还不见夫君归屋。

杜  甫 : 走哇!(上场)

(唱)

洛城一别四千里,

胡骑长驱五六年。

草木变衰行剑外,

兵戈阻绝老江边。

老夫,诗人杜甫是也。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光阴荏苒,不觉已是秋天。今日无事,约几位好友到武侯祠游览拜谒。回到家门已是午后时分,待我上前叩门。娘子,开门来!杨  氏  有人叩门,想必是夫君回来了。(开门)夫君,回来了。

杜  甫:  娘子,我回来了。

杨  氏:  不知夫君今日何处去了,怎么到这般时候方才回来?

杜  甫:  娘子有所不知,我今日约几位好友到武侯祠拜谒去了。

杨  氏:  原来如此。不知武侯祠景色如何?

杜  甫:  娘子啊,武侯祠真乃是个好去处啊!

(唱)

丞相祠堂何处寻,

锦官城外柏森森。

映阶碧草自春色,

隔叶黄鹂空好音。

杨  氏:  风景果然不错。

杜  甫:(接唱)

三顾频烦天下计,

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拭泪)

杨  氏:  诸葛丞相真是个大大的忠臣啊!

杜  甫:  深得刘先帝信任,他也不枉此生啊!可我……

杨  氏:  夫君,你也是个忠臣啊!可惜生不逢时!

杜  甫:  要不,我怎么替房琯大人说了几句公道话,就惹得肃宗皇帝老大不高兴,将我这个小小的谏官左拾遗逐出了朝堂之外!

杨  氏:  往事不提也罢,免得伤心流泪。好在我们总算在战乱中有间遮蔽风雨的茅草屋了。

杜   甫:  这可要感谢严武兄,感谢诸位乡邻了!

        (朱山人身背草药袋上场)

朱山人:  俺,朱山人是也。来此已是杜甫家门,待我上前叩门。杜先生在家吗?

杨   氏:  (开门)你是何人?

朱山人:  我是朱,朱山人啊!

杜   甫:  啊,娘子,他就是夏天给我们送樱桃来过的朱山人。朱先生快快请进!

杨   氏:  是我记性太差,委实对不起!(拭凳,倒茶)朱先生请坐!

朱山人:  听说杜先生贵体欠安,我带了几味草药前来探望。

杜   甫:  朱先生,杜甫实在是不敢当啊!给乡邻们带来太多麻烦。我虽年过半百,这贱体太不争气,痨病,风湿病,消渴病一起缠上身来,叫人好不伤情啊!(咳嗽不止)

(唱)

海内风尘诸弟隔,

天涯涕泪一身遥。

唯将迟暮供多病,

未有涓埃答圣朝。

朱山人:  杜先生不必过于伤感,我这里带来有治咳的贝母、半夏,化湿的苍耳、独活,还有补气补血的地黄、党参,够您用上一阵子了。

杨   氏:  朱老先生,您对我们实在是太关怀了!

朱山人    (唱)

杜先生切莫要如此伤心,

你本是百姓们敬重的诗人;

济苍生需要你为民请命,

多保重养好身体再活几春!

杜   甫:  朱先生谬奖了,杜甫实不敢当!惭愧啊,惭愧!

朱山人:  时辰不早了,我还要赶回家去,就此告辞了!

杜甫/杨氏:  朱先生慢走,恕不远送了!

        (朱山人下,黄四娘上)

黄四娘:  杜先生,杜夫人,近来可好?

杜   甫:  刚刚送走朱山人,邻家四娘婆婆又来串门啦。欢迎,欢迎!

杨   氏:  阿婆请进屋内叙话。

黄四娘:  杜夫人,老身与你在门前说几句话就得了。咱们是近邻,就不必客气啦!时值秋天,我那儿花园里菊花开的正旺。采几枝供您合杜先生观赏观赏。 

杜   甫:  阿婆,您好心情噢!

黄四娘:  杜先生是有学问之人,夏天你到我家园内赏花,为我作的那首诗真是太好了!我还记得您写道:

(唱)

黄四娘家花满蹊,

千朵万朵压枝低。

留连戏蝶时时舞,

自在娇莺恰恰啼。

杜  甫     (接唱)

不是爱花即欲死,

只恐花尽老相催。

繁枝容易纷纷落,

嫩蕊商量细细开。

杨   氏:  四娘,夫君他写得不好,您太过奖了!

黄四娘:  我家的花呀草呀,也沾了杜先生的灵气,开得格外可爱!(秋风渐起)杜夫人,起风了,我有几件衣裳晾在门外,得赶快收回。(下)

杜甫/杨氏:  黄家阿婆真是个可敬的老人家哇!

杜  甫:  啊娘子,宗文宗武二个孩儿哪里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杨  氏:  他哥俩儿到江边钓鱼,想是该回来了。

            (宗文、宗武扛着鱼杆,提着鱼篓上) 

宗文/宗武:  二老爹娘,站在门前做甚?

杨  氏:  适才与你邻家黄四奶奶拉家常来着。

杜  甫:  孩儿,可曾钓得鱼来?

宗文/宗武:  今日运气不好,只钓得几条小狗鱼,还不够塞牙缝呢!

宗  武:  我说娘啊,我肚子都饿得像青蛙一般呱呱乱叫,你给我哥俩儿做了什么好吃的来着?

杨  氏:  儿啊,咱家哪有什么好吃的,早上剩下的半锅稀粥,对付着吃点儿罢了。

宗  武:  稀粥稀粥,撒泡尿不留。我不要喝粥,要吃干,干饭!

杜  甫:  宗武,你怎能说出这般无理的话语!

宗  武:  还冲我发脾气呢!

(唱)

我给你当儿子实在倒霉,

穿破衣饿肚皮紧锁愁眉。

酸老爹写诗文无人理会,

倒不如当官去才有声威。

宗  文:  宗武弟,怎能如此对待爹爹!

(唱)

我劝你宗武弟休得无礼,

老爹娘为咱们费尽心机。

只因为遭战乱国无宁日,

忍饥寒为二老分担愁凄。

杜  甫:  也难怪这个奴才。十多年来,你兄弟们跟我吃过不少苦头。只是诗是吾家事,宗文宗武啊,你太爷爷审言公就是初唐著名诗人,我受其影响,也学会了作诗,反映家国时事、民间疾苦,怎能说没有用处。传到后世,后来人会理解我的。只有眼前,我才是真真地无奈啊!(气得发抖)

杨  氏:  宗武,看把你爹爹气成这个样子!还不跪下!

宗  武:  (跪下)可是,我现在肚子饿呀!前些时候皇上派他做京兆功曹参军,他硬是推辞了,难道让我们跟他在这里受苦不成!

杜  甫:  长期以来官场腐败,民不聊生,我若再作官,岂不是让我拿刀子去割老百姓的肉么!我们在大后方比敌占区不知要好到哪里去了,你,你,你该满足了吧,你这个奴才!起来吧,以后休得胡说!(宗武站起)

(风势强劲,呼啸而过)杨  氏  狂风就要来了,我们分头做些抵挡的准备。宗文你是老大,要多帮爹娘,去将鸡窝加固加固。宗武,你且去将鸡儿赶进窝里。(宗文、宗武分头办事) 

杜  甫:  我要上房顶将茅草加固一下,免得狂风将其吹走。

杨  氏:  你身体有病,怎能上得房顶,再说此时也来不及了。

        (搀杜甫进屋料理家务。赵洛娃上场;走至场中)

赵洛娃      (快板)

流浪四处转,

从北逃到南。

若讨不着饭,

顺手把羊牵。

(白)唉,现在哪儿还有羊呢,

只好顺手把鸡牵!

俺,赵洛娃,洛阳人也,爹娘丧于战乱,才从河南老家逃至蜀中,讨饭为生,待我到处走动走动啊。(走至杜家鸡窝前窥探)

宗   文:  你是谁家娃儿,到此做甚?

赵洛娃:  请问小哥,你家养了几只鸡?

宗   文:  你问这个做甚?

赵洛娃:  关心你家还不好么。

宗   文:  恐怕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赵洛娃  你怎么出口伤人,真是不识好歹!(打背躬)记下了这儿有个鸡窝,我不会放过嘴边的一块肉的。(下)

(狂风大作,将杜家屋顶茅草卷走一些,到处飘洒)

杜   甫:  哎呀,不好了!(急出屋外)

(唱)

八月天多变幻狂风怒号,

卷走我屋顶上三层白茅。

乱纷纷四下里飘洒江郊,

高挂树低沉塘散入蓬蒿。

谁料想遭天灾损失不少,

为再造我只得到处捡捞。

(几个村童拾起茅草,或背或拖,欲拿回家去,上场)

杜  甫:  小哥儿们,这是我家屋顶上的茅草,请你们归还于我吧!

村  童:  这个老头儿真不讲理!茅草是我们从村外捡来的,干你什么事儿,竟要到小爷儿头上来了!

杜  甫:  你们还是送还于我吧!

村  童:  (做鬼脸)老东西,去你的吧!(推搡之,趁机跑下)

杜  甫:  (无奈地)

(唱)

南村庄群童儿欺我年老,

竟忍心面对面扮作强盗。

眼睁睁抱茅草竹林里跑,

忙呼叫累得我唇焦口燥。

无奈何我只得减却烦恼,

回家来倚拐杖且把气矫。

宗文/宗武:  (走出门外)爹爹,我们找他们算账去!

杜  甫:  不必与他们计较了。他们也是穷得来一塌糊涂,不然怎么会看中这些破败的茅草。进屋去吧。天气已然昏暗,想是要落雨了!(父子一同进屋)

杨  氏:  孩儿们,吃罢饭后,快睡觉吧!

        (电闪雷鸣,暴雨骤至,茅屋摇动起来)

宗文/宗武:  爹娘,不好了,发生地震啦!

杜  甫:  不必惊慌,是雷声所震,你们睡觉去吧!(二人睡下,拉扯旧棉被)

杨  氏:  夫君,屋内漏起雨来,东西被淋湿了!(夫妻用盆桶接雨)

杜  甫: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唱)

一刹时只见得风停云黑,

破茅屋禁不住骤雨扫射。

二娇儿睡相差紧拉猛扯,

蹬坏了旧棉被寒冷如铁。

床头前无干处破漏难遮,

淫雨下如乱麻未曾断绝。

经丧乱少睡眠天降灾祸,

这长夜漫漫到何时才见月明日曜?!

杨  氏:  苦哇!(回忆地)

(唱)

与夫君成家后历经忧患,

偏遇上战乱时缺吃少穿。

一家人逃至在羌村避难,

饿冻死小儿女摘我心肝!

(拭泪)

杜  甫:  娘子啊!(沉痛地回忆)

(唱)

安禄山露祸心兵发渔阳,

惊破了霓裳羽衣曲断宫商。

盛唐世失去了繁荣景象,

长安城遭沦陷百姓罹殃。

社稷破草木深狼烟飘荡,

花溅泪鸟惊心日月无光。

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恶煞模样,

新婚别垂老别无家别愤恨悲伤。

玄宗帝仓慌间成都逃往,

杨贵妃马嵬坡军前命丧。

我也曾被敌俘囚在魔掌,

鄜州月思贤妻满怀凄凉。

幸逃脱穿麻鞋拜见肃宗皇上,

救房琯说诤言被逐出了朝堂。

流落到剑门外众邻厚贶,

锦江边才盖起二间草房。

我愿作杜鹃啼血社稷难忘,

我愿作葵藿倾日报答善良;

我愿作精卫填海意志坚强,

我愿作寒梅迎春诉说衷肠!

杨  氏:  夫君,您这样尖锐批评朝政,难道就不怕招来诗祸,危害自身么?

杜  甫:  社会现实如此悲惨黑暗,我不过为自己和老百姓说了几句公道话而已,怕又何用,我是骨梗在喉,不吐不快啊!

杨  氏:    (唱)

听他言来心内惨,

风雨交加五更寒。

忆起往事好不心酸,

长叹人生行路难。

我父也曾为官宦,

深闺养育展娇颜。

青春幸遇艳阳天,

结识夫君谐姻缘。

夫君本是一高贤,

道德文章著先鞭。

只恨仕途不平坦,

直道行来惹祸端。

行行渐离朝廷远,

步步深入到民间。

仗义执言披沥肝胆,

一腔热血四海关连。 

漫漫苦海共渡船,

好夫妻相扶持恩爱百年!

杜  甫:  娘子啊,难为你了!

        (赵洛娃上场,走至鸡窝前偷鸡)

杨 氏:   夫君,您听门外有鸡叫的响声,不知是何缘故?

杜  甫:  (出门一看)哎呀,不好了,有贼行窃!

杨  氏:  (急忙叫醒宗文、宗武)我儿醒来,有贼偷鸡,快去帮你爹爹阻挡!

杜  甫:  你是何人,做甚到我家行窃来了?

宗文/宗武:  不说实话,就将其送官府法办!

赵洛娃:  老丈请息怒,我不过是个流浪讨饭的乞儿,饿得没法儿,才来你家干这个的。

杨   氏:  听你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

赵洛娃:  我本是河南洛阳人氏,流落到成都来的。

宗文/宗武:  那我们就是同乡啦!

赵洛娃: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就请老丈饶了我吧!

杜   甫:  饶了你,放了你,快快回家去吧!

赵洛娃:  孤单一人,无家可归,看来我只有死路一条了!(拭泪)

杨   氏:  可怜见的!既是同乡,你就跟我们一起过吧!

杜   甫:  我愿收你为义子,不知意下如何? 

赵洛娃:  (惊喜)巴不得呢,义父在上,请受小子一拜啊!

杜   甫:  (脱下外衣,披在赵洛娃身上)

(唱)

怎能够得到广厦千万间,

庇护那天下寒士俱欢颜;

遮风雨安如山眼前突现,

即便是冻饿死我也情愿心甘!

(拂晓,红日将出,剧中朱山人、黄四娘、村童等众乡邻同上,站在杜甫身旁,同唱) 

众  人   (唱)

怎能够得到广厦千万间,

庇护那天下寒士俱欢颜;

遮风雨安如山眼前突现,

即便是冻饿死我们都情愿心甘!

我们都情愿心甘!

                                     ——幕落

                                       (剧终) 

后  记

中国是诗的国度,自古以来产生了许多著名的诗人词家,其中屈原、曹植、陶渊明、王维、李白、杜甫、白居易、苏东坡、陆游、李清照、辛弃疾……都彪炳于世,受到后人的敬仰和学习。诗圣杜甫更是其中的集大成者,影响巨大,非同凡响。成都杜工部草堂保留至今,历千年历史风雨而香烟游踪不绝,即是明证。可惜在戏剧舞台上却难觅其光辉形象,不能不说是一个极大的缺陷和遗憾。有感于此,作为一个诗作者,我为此感到不平,立志要为其写一个剧本。经过多年的构思酝酿,形之于文,总算了却了一桩心愿。

杜甫一生经历坎坷曲折,历史跨度很大,要想在一个独幕剧中展现他丰富多彩的生活经历是很难办到的。我采用了“串冰糖葫芦”的结构形式,通过一些人物的出场同主人公之间的人际关系和主人公的回忆,尽可能让观众多认识和了解杜甫的为人和学识,从而激发人们对他的思念和敬仰。

我并没有写明该剧到底是什么剧种,这样反倒自由些,不受限制,不须移植,任凭京剧及地方剧种恃其特长,自由发挥。设计相应的一套唱腔,以便各显神通,百花齐放。我是个戏曲爱好者,但并不专业,剧作难免有许多纰漏,不情之处,期望专家及观众批评指正,不胜感激之至。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