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居士的博客

以诗文引路,掏诚心结友,壮大我自己,帮助需要者。

 
 
 

日志

 
 

回忆邓凯校长  

2007-10-19 13:04:39|  分类: 情感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凯校长在我的记忆中是一个仁慈的长者,在我的心灵中他又是一个文明度极高的智者。

我认识邓校长是在1954年,当时八一子弟学校刚由农一师司令部迁往阿克苏镇西大街的新校园。值得学生们庆幸的是邓校长此时也来到了我们中间。他当时只有二十多岁,是个精明英俊的年轻军人,子校在他的具体领导下走向了正规。当时办学的特色不仅是重视智育,更重视对学生进行德育。最大的亮点就是老师对学生们的爱护,我们一致被广大官兵称为“革命的后代,祖国的花朵”。这段学习生活我在《纯真年代》一文中有详尽的描述(此文2003年发表于农一师《塔里木报》上,曾获得优秀奖),这里就不重复了。

邓校长爱好体育活动,龙其滑冰特别精彩,在滑冰场上绝对是领先的人物,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他带领我们开展体育活动,搞军事游戏,增强学生们的体质。

邓校长最大的特点就是热爱和保护他的学生们。我在阿克苏县二中上初中时,与几个从农一师子校同来的同学亲密一些,在反右斗争中被诬为“小集团”,把一些生活问题上升为“政治问题”,受到了不应有的批判和处分。有一次二中组织批判会,还特意“邀请”邓校长参加,意在“羞辱”他没有教育好农一师的学生。我看见邓校长在会场上动感情了,声明要把从子校转过来的十几个学生要回农一师;但是地方上又不肯放过我们这些学生。邓校长说,这些学生年幼,即使有“错误”,也要重在教育,不能任意上纲上线地批判。以后的实践证明,反右斗争是错误的,把斗争矛头扩大到中学生更是错误的。

还有一个事例也说明了他对学生的爱护。1962年秋季,我和几个同学从乌鲁木齐市第一师范学校毕业,被分配在阿克苏地区搞教育工作,当时我们很想回“娘家”农一师参加工作。邓校长得知这个请求后,积极地到阿克苏行署文教部门跑了好几次,地方上就是不答应,因为他们也需要我们这些刚从师范学校毕业的学生。邓校长为此感到十分遗憾。

后来邓校长调任农一师教育处长,为教育事业竭尽全力,劳苦功高,但在“十年浩劫”中却受到了不公正的“批斗”,被诬为农一师的“周扬”。挂着大牌子站在农一师机关大楼前接受批斗,长时间无情的批斗使得他痛苦万状,直不起腰,头上沁出汗水。我在旁边看到这种惨相,心里难受极了,但又不敢有任何同情的表示。再后来,大概是在1980年吧,有一次我在阿克苏东大街遇见了很久不见的邓校长,他的身体显得很虚弱,在街边买了几个杏子,用手绢包着,看我走过来就让我吃。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在农一师医院住院,口中无味,想买点水果刺激一下。当时,我从新华书店买了一套《中华大字典》,邓校长用赞许的目光注视着我,说他也想买一套这样的书看看,他对文化教育已经耽误了很久时间,应当重新学习起来。

离现在最近的一次相见,是在2002年庆祝农一师中学成立五十周年庆典上,邓校长偕夫人葛瑞芝师母从石河子市赶来了。闻讯后,我去拜见邓校长,向他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礼,他急忙拦住我说:“老同学不必如此”!谈起往事,我说我这个顽皮的学生给您添了麻烦。邓校长不说我幼时顽皮,只微笑着说我是个“故事很多”的学生,他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伤害别人的心灵,可见他的文明程度是极高的了。我们一起照了相,会了餐,共同度过难忘的半天。邓校长又恢复了往昔的风彩,身体硬朗,精神矍铄,讲话底气十足。

老同学们纷纷举杯,祝福邓校长永远健康!

 2007年10月18日写于阿克苏市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