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居士的博客

以诗文引路,掏诚心结友,壮大我自己,帮助需要者。

 
 
 

日志

 
 

厕所淘宝记  

2007-09-19 16:59: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您爱宝吗?您淘过宝吗?

回答是肯定的,世上谁人不爱宝不淘宝哪。北京人爱到琉璃厂淘宝,上海人爱到城隍庙淘宝,我也爱淘宝。不过我既不是北京人,也不是上海人,只是个天南地北组合的畸形人,我是上厕所淘宝的。您可能不相信我的话,也可能感到奇怪,甚至要取笑我了。您会问,厕所里怎么能淘宝哪?下面我就讲一段厕所淘宝的往事,希望您耐心听完,您就会什么都弄明白了。

这是1966年5月下旬发生在新疆阿克苏县第四小学的一个政治事件,阿克苏地区“文化大革命”的第一张大字报在这里出笼了。这张大字报不是给当地最大的当权派写的贴的,而是给我这个20岁刚出头的小学教员写的贴的。我这一辈子始终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实在没有几个人理睬过我。不过这次却是个特殊情况,我竟然在全地区百万人口中创造了一个“伟大”的第一,使我也像阿Q先生那样出过一次名。我最主要的“罪状”之一是鼓吹《三家村扎记》、《燕山夜话》,为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张目和搞宣传。我在乌鲁木齐第一师范上学时,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语文老师给我们学生介绍和推荐过《燕山夜话》,说这本书如何如何的好,一定要好好读读。我是平时不大听话的学生,唯独这句话我听从了,而且认真做了。参加工作以后,还和同校的老师说过《燕山夜话》中哪篇哪篇文章好,不来政治运动也倒罢了,没人放在心上;一来政治运动可就不得了啦,人们记住天山居士这个小东西说过《燕山夜话》好,这下可让猎人寻到猎物了,如获至宝,立马跑到我这儿来淘“政治宝”了,于是产生了这第一张大字报。第四小学在校长的预谋和导演下打响了阿克苏地区文化大革命的第一炮,而且“一炮成功”,这个重大政治事件很快上了阿克苏地委的《简报》。从此,第四小学成为阿克苏地区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样板”单位,地委组织阿克苏县上各单位来第四小学参观学习,然后回去揭发和批判他们自己单位的“牛鬼蛇神”。这个影响十分恶劣,危害阿克苏地直单位和阿克苏城镇几十万人,甚至闹出了朱传德、李希海、朱玉英、彭玉兰等几条命案来。

自从我被揪出以后,校长就不准我给学生上课,勒令我每天写思想检查,随时接受师生们的批斗。这一个多月,我每时每刻都是在极度“红色恐怖”中度过的,预感到还有更大的灾难向我袭击而来。那年夏天,学校提前放假了,不容缓一口气,阿克苏县委接着在第二小学办起了“教师集训班”,把全县城乡所有的中小学几百个教师集中起来加以政治审查,揪出了大大小小30多个“牛鬼蛇神”,我自然是名列第一了。每天都要接受轮番轰炸,不是批判,就是斗争,让“阶级敌人”不得好过和好死。“教师集训班”连续搞了三个月,到十月底终于“胜利圆满”地结束了,我们30多个“牛鬼蛇神”都得了应有的“下场”。我的政治结论是有“右派言论”被开除公职,放逐阿克苏县良种繁育场劳动二年,以观后效,还算比较“客气”,还没有判我的“死刑”,真是谢天谢地,感念大恩了。良种场的领导人对我们这些放逐来的“政治犯”另眼看待,把重活脏活派给我们干,下大田砍玉米杆子,到林带砍枯树枝,下麦地浇水,到半夜去农一师砖厂搬运砖头瓦块。双手被磨破了皮肤,渗出了鲜血。冷得直流清鼻涕,病了也不准休息,目的就是要从肉体和精神上双重折磨你。回到场部,已经开过了早饭,只好吃两个冷窝窝头,喝一碗清水煮的白菜萝卜汤。很久没有吃肉,油也少见,饿得直不起腰。有“政治问题”的人是需要“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要不你怎能担当起劳动改造的“大任”呢。

朋友,我觉察到您听得有些不耐烦了,怪我这个老家伙说话太罗嗦了。心急吃不上热豆腐嘛,宝又不是能从天上掉下来的,是要从千万吨沙矿中淘出来的一点金子,真是来之不易啊!唐僧不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怎能取得真经吗。您还是耐心听下去吧!我马上就要到厕所淘宝了。

十一月底,农田里的活儿忙完了,但我们这些城里来的有“政治问题”的人却无权享受农闲,场部领导者就让我们进城里掏厕所积肥。一来明年场部可以少买些化肥,二来我们在城里认识人多,白掏一些粪便是不成问题的。40年前南疆城镇的公用厕所多用木料构建,架得很高,人从梯子上去大小便,蹲位下面很深,可以稍为弯腰走进厕所的底层。冬天屎尿一冻结,堆积成一人多高的屎尿柱,就像钟乳石洞里的石柱一样竖立着。我们三人一组,抡着十字镐开凿那些“钟乳石柱”,好像矿工挖掘宝藏一样。屎尿柱冻得很结实坚硬,十字镐敲下去激起的渣滓便像子弹一样四处溅飞,不注意躲闪就会溅到我们的脸上和嘴边;张嘴喘气时,屎尿渣滓便会钻进嘴里咽下肚里去。刚开始有点儿嫌脏嫌臭,经历的次数多了,时间长了,也就觉得没有什么关系了。想想自己是来劳动改造的赎罪的,吃点屎尿是理所当然的,谁让我们是“吃屎(知识)分子”呢。以前没有吃过屎尿,现在能有机会尝尝这种滋味,不也是一种难得的人生“享受”吗?天气严寒,风如刀,雪如箭,刮进怀里饥寒难忍,只得把头缩进棉衣领子里,活像个乞丐似的。在良种场将近二个月的时间里,除了父母和小弟弟来看望过我,只有一个叫陈浩的朋友来看望过我。陈浩在食品公司工作,是个爱读书写作的青年人,他向我借过书看。这次带些糖果来安慰我,使我感觉到人间还有一丝半缕的暖气,使我对人生没有完全绝望;不然今天,网友们就看不到我这个“天山居士的博客”了。有时走到机关单位掏厕所,趁人不注意时偷偷看看那里的大字报,了解政治运动发展到了什么地步。这时出现了“打倒刘少奇”的大字报,全国各地开始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了。

又过了几天,第四小学来人把我叫回学校参加政治运动,说开除我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造成的,问题没有那么严重,但“错误”还是有的嘛,今后仍需要“改造”思想,而且是个“长期的任务”。这样我恢复了公职,离开了良种场。我在那里虽然时间不长,但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以后四十多年间,我每隔三五年要来这里走一走,看一看,成了我终生难解的情结。

讲到这里,朋友们难免要问,你淘的究竟是什么“宝贝”啊?不是交待得很明白了嘛,就是几个“屎疙瘩”呀!这就是真正的“宝”。我国古代哲学家庄子曾经说过“屎里有道”的话,“道”就是“宝”啊!君不知“庄稼是朵花,全靠粪当家”,又道是“粪是庄稼宝”。没有粪就没有收成,收成就是“宝”。能吃上粪的人都是些不简单的人,历史上孙膑、宋江他们都吃过屎,成了英雄好汉。所以我就此总结过一句话“咽下粪便,成为好汉”,虽然不是至理名言吧,但也不是没有经历随便就能说出来的。

“文化大革命”虽然磨难了许多人,刘少奇、彭德怀、吴晗、邓拓、张志新等人都作出了牺牲,但是有幸活下来的人也受到洗礼和锻炼,增长了骨气和才干,好比孙悟空进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炼成了“火眼金睛”。我在“十年浩劫”中大难不死,也是三生有幸。您听我天山居士说的话有些“金声玉振”吧,不能不说这是得益于“十年浩劫”对我的锻炼,我淘了这个享用不完的“宝”。

2007.9.19写于阿克苏市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