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居士的博客

以诗文引路,掏诚心结友,壮大我自己,帮助需要者。

 
 
 

日志

 
 

外孙记趣  

2007-08-19 15:11:48|  分类: 情感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孩子如花苗,纯真惹人爱,老人尤其欢喜孩子。

刚写过《孙女记趣》,我又想起了外孙的许多趣事儿。

外孙是个小上海人。出生在上海,成长在上海,说一口上海话。年轻一代的上海人,既会讲上海话,又会讲普通话,外孙也是这样。

外孙一岁寄养在我家,当时我和妻子住在上海普陀区宜川二村。每天妻子给外孙喂过饭,我就或抱或背带他去玩。玩得最多的地方是延长西路与子长路交汇处的街心小花园,还有全国先进文明的子长小区和张家巷。这些地方花木繁多,风景优美,其中有儿童乐园、滑梯、秋千、迷宫等玩具,吸引了不少儿童。

外孙刚学步时,我手牵着他,一摇一晃地走不稳;有时照顾不周,他会跌破脸皮。女儿周末来看望,问是怎么回事儿,待我讲明了,女儿就会理解父母心。外孙很乖,遇见熟悉的老人会叫“阿公阿婆”,还会拱手作揖,赢得老人们的一句赞语“好白相”。外孙皮肤白嫩,脸有些圆,长发过耳,有些像个小姑娘。

有天傍晚,妻子在临窗的桌上放着一盆水,月光照在盆水上又反射到天花板上。这景致让外孙看见了,问是什么东西。妻子对他说是月亮。以后凡是见到圆的东西,比如圆的积木,圆的拼板,圆的饼干,圆的用品,他都说是“月亮”。他对月亮印象很深,也有着丰富的想象。还有一次,夏天下雨,我打着雨伞抱他去玩。雨水顺着伞盖一串串往下流,外孙注意地看着看着,忽然对我说:“阿公,涎唾水。”上海话把口水叫做“涎唾水”,外孙有时流口水,我们说过他;他由口水联想到了雨水,那大概是老天爷流的“涎唾水”吧。

外孙胆小,有点风吹草动发出声响,他就会说“吓、吓”。有时生病了,我们带他去医院看病打针,他竟哭着喊“救命”,逗得护士小姐开玩笑说“我们不要你的命”。头发长了,带他到理发馆剃头,他会怕得哭起来,只有外婆才能哄住他。

外孙不爱吃,尤其不爱吃肉;吃肉对他是件头痛的事儿,我怀疑他是不是和尚转世。外婆怕他缺乏营养,总想让他吃点肉,就把肉末藏在米饭里让他吃。他看不见,也就糊里糊涂吃下去;一旦发现了肉,吃进嘴里也要吐出来。有时只好让他吃白饭。他不大爱吃菜,就爱吃番茄鸡蛋汤,几乎每顿都要吃,别的鸡鸭鱼肉都难下咽。女儿总想给他买好食品吃,比如买冷饮吧,冰激凌、巧克力冰糕他都不要,只吃五角钱一根的盐水棒冰,别人看见了,取笑他有点“憨大”。外孙生活上不讲排场,不爱吃肉,可能是受他父亲的影响,有些遗传因素,看起来有些“节约”。

外孙也有他爱好和喜欢的东西。一岁时,有位年轻漂亮的阿姨送他一只八成新的白猫玩具,毛茸茸的蛮好玩,晚上睡觉也要抱着。时间长了,就有了“猫瘾”,无论什么时候都离不开那只白猫,以至玩得白猫身上的茸毛都脱落了,剩下一个光身板。外孙三岁时上幼儿园了,还要抱着白猫。没几天,幼儿园老师说他上课玩猫,不用心听讲,以后不能带白猫上幼儿园。因此,外孙哭着不上幼儿园。外婆下狠心要他戒掉“猫瘾”,就挤些牙膏涂在白猫身上,说那是“虫虫”。外孙胆小害怕,不敢再抱白猫;但心里老想着,又取一只紫布兔子来代替。有天傍晚,女儿带他上街去玩,不慎把布兔子弄丢了,晚上外孙哭着不睡觉。第二天我起得很早,上街去找布兔子。寻来找去,总算在垃圾堆边找着了。这才平息了一场“风波”。外孙不想上幼儿园,有一次外婆生气了,把他关进卫生间,不让出来,吓得直哭。我不忍心,把外孙放出来。过了几天以后,有一次外孙拉着外婆到卫生间去,趁她不注意,把门一关。他开心地笑了,原来他在“报复”外婆啊,还挺有心眼的。显然外婆关他卫生间的做法是不妥当的,产生了负面影响。所以教育孩子不能采用“惩罚”的方式。

外孙最心爱的是小汽车,每次从街上经过,他不注意卖食品的,眼光就盯着玩具摊;只要看见小汽车,他就会泥着女儿或外婆非买回来不可。他已经拥有20多部各种各样的小汽车了,简直成了“车老板”。吃过饭,他就开始摆弄小汽车,把一部车看来看去,非常仔细。这部车玩过了,再玩那部车,坐在床上一直这样玩上一个多小时,别的什么风吹雨打都不管。外孙在街上只要看到麦当劳和肯德基,一定要女儿带他进去。他不是为了吃,他不爱吃肉,顶多吃些薯条,喝点可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得到一些赠送的小玩具,特别是玩具小汽车。外孙对汽车的确有些执著和痴迷,我以为只要好好读书学习加上爱好,长大准能成为一个“汽车工程师”。

有一次,他骑着小童车跑得很快,看见了地上的红花,湖中的绿水,天上的白云,还有空中飞翔的风筝。外孙顺口说道:“来看风景真美丽”,这时才3岁辰光,这不是一句很好的诗吗?虽然没有成篇,但却很有诗意,由此可见,外孙是有文彩的,只是平时不肯外露罢了。

外孙爱静,多点阴柔之气;而我的孙女爱动,多些阳刚之气。天地间的灵气禀赋在人们的身上是不同的,因此才有了不同性格的人。

我和妻子回新疆照顾小孙女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很想念远在上海的外孙。去年外孙将近八岁,上了小学一年级,听女儿说他学习还可以。我想他大有潜力可挖,只是智力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开发。今年秋季,外孙上二年级了,会有更大的进步。等明年我们回上海去,就能见到日夜思念的外孙了。但是我们将离开孙女,又要想念孙女了,感情的天平永远摆不平,真是“进亦忧,退亦忧”,什么时候才能不想念呢?对亲人,对后代,是永远不能忘却的,我认为是越思念越美好吧!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