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山居士的博客

以诗文引路,掏诚心结友,壮大我自己,帮助需要者。

 
 
 

日志

 
 

四弟沙勇  

2007-08-13 12:38:18|  分类: 情感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母亲好不容易生养了我们兄弟姐妹六人,我是大哥,对弟妹还算可以,也说不上很好。要说棒的,值得称赞的,就该四弟和五妹了。这次先谈四弟,下次用专篇再谈五妹。

四弟名叫沙勇,父亲起名的用意是期望他成为沙漠里的一名勇士。现在看来,他的表现算得上名符其实。四弟从小热爱解放军,早就想当个解放军战士。但是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他的理想破灭了,根本原因在于我父亲是起义人员,不是正宗子弟兵,文化大革命中又被打成“国民党残渣余孽”,他的子女只得打入“另册”,当解放军战士根本没门。中学毕业以后,四弟被分配到兵团农垦团场连队上当文教,管理和开展连队的文化活动,大多时间还要和农工们打成一片,参加集体劳动。四弟工作踏实肯干,待人谦虚和蔼,深受农工们的欢迎,进步很快,后来被推荐到五家渠兵团党校学习二年。因为成绩优秀表现积极,毕业后分配在兵团机关工作,接待兵团各师级以上的领导干部,为他们办理安排退休服务。干别的机关工作还能捞点“油水”,但他负责的这个部门可以说得上是个“清水衙门”了,不仅没“油水”可捞,还要陪上笑脸,用自己的烟茶接待那些为家属子女寻求工作出路的老干部,恭恭敬敬地为他们服务。尽管这样辛苦,四弟还是坚持下来,并且卓有成效,被上级任命为“老干局安置处长”,大小算得上是个七品芝麻官儿了。虽然职务变了,但他待人诚恳踏实的品德没有变,反而更加深了。

十多年前,我退休回上海安度晚年,有个儿子还留在阿克苏工作,还有年老多病的父母在农一师七团生活。我隔上两三年要回新疆看望父母和儿孙,儿子们有时还要到上海看望我们。这样来来往往地不断折腾,别的好说,就难在需要时自己买不上火车卧铺票。这个难事就不得不麻烦四弟“全权”代理,他所在的乌鲁木齐市兵团大院就成了我们一家人来来往往的“交通中转站”,四弟因此为我们花费了不少的劳力和财力。但他从来没有厌倦过,每次总是和颜悦色地接待我们,迎来送往,从不推辞。

去年四月间,儿子儿媳带小孙女到上海市大医院进修学习,毫不客气地把小孙女“塞”给老伴儿和我带着。我和老伴儿都是60多岁的人了,本身就需要别人照顾;现在不仅得不到照顾,还要格外照顾小孙女。小孙女户口不在上海,送不进上海公办幼儿园,只得由我们两个老的白天黑夜地带着。老伴干净惯了,每天不停地擦擦洗洗干家务,照顾小孙女要花加倍的力气,往往累得腰酸背痛,十分吃力。儿子又舍不得花一分钱,小孙女的生活费用全部由我们开销,这样就加重了生活负担。好不容易熬过一年,儿媳本该结业了,领着小孙女快快乐乐回阿克苏了;但是她又节外生枝,觉得在上海好过,可以不顾家不带孩子不上班,自作主张地又延长了一年学习时间。这样一来就激化了家庭矛盾,对我们老年人无疑是雪上加霜。老伴儿很不乐意,催着我把小孙女送回阿克苏交给儿子自己带。我也觉得儿媳作得过份,就商定今年春暖花开时护送小孙女回新疆去。我已经66岁了,身体也有病,带着小孙女万里迢迢回阿克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要解决买到由乌鲁木齐市到阿克苏市的火车卧铺票,还要有专人到火车站接送;万一我突然间犯病了,或人多挤走失了小孙女,我有何面目向儿子交待,我老汉只有碰死南墙的份了。为预防发生意外情况,我不得不厚着老面皮再次求援于四弟,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应承了。

本来说好4月13日四弟到火车站接我,不料他又打来手机说,他接到紧急通知,上级决定由他担任付带队到五家渠去检查工作,火车卧铺票早两天已经买好,临时改为四弟媳和侄女娘俩儿接我们。由于时间紧急,他又不在家,我们就不到他家住宿,只好在火车站停留两小时,稍事吃饭休息,就换乘到阿克苏市的火车。时间安排得很紧张,好像打仗一般。事情就这样安排定了。过了半天,情况又发生了变化,四弟又打来手机说他担心四弟媳和侄女接送不了我们爷俩儿,刚好正带队的同志星期六要回乌鲁木齐办事,他便搭车同回机关,也好专门接送我们,星期天还要赶回五家渠,不能耽误本职工作。这当然再好不过了,可是也太麻烦他了。4月13日那天下午,我准点到达乌鲁木齐市火车站,四弟、四弟媳和侄女全家人都来接送我和小孙女,好像我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组织了全家人来接待,我真有些受宠若惊,担待不起。小孙女也不认生,一会儿就和他们亲热起来。我们就在火车站附近一家小饭馆吃了美味的新疆绘面。

饭后在火车站候车厅的长椅上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发往阿克苏市的火车进站了。四弟一家三个人帮我带着小孙女,拎着好几个大包小包顺利地进了车箱,坐上了卧铺。不一会儿汽笛拉响了,列车徐徐开动了。四弟、四弟媳和侄女在站台上频频挥手告别。此刻我的眼角不禁湿润起来,流下了一行热泪。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